社员文苑
这3公里还要走多久
2016-04-28

       二舅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。儿时的记忆里,二舅很高,很壮,很有劲,特别能吃,干农活是一把好手,总是乐呵呵的,经常带我在田间放牛,偶尔还带我到大队食堂打牙祭。那时,总感觉二舅住的地方山很高、路很远,父亲骑摩托车很久才能到,一到雨季,摩托车经常深陷泥泞,许多时候都是二舅、父亲和母亲一起把摩托车推到公路上。
       一晃,30年过去了,二舅住的地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路还是那条路,山还是那座山,不过已不再那么跌宕高远,水泥路已经通到家门口,我骑电动车40分钟就能从市中心到二舅那里。
       一晃,二舅老了,老得很快。二舅和我父亲同年,今年61岁,但看上去比我父亲至少老上10岁。感觉他瘦了、黑了,没那么能吃了,也不再那么高了,但还是爱笑,除了务农,他偶尔还打点出力气的小工。二舅没有娶妻,没有儿女,是村上典型的困难户、低保户。
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,我去探望二舅,他很高兴地告诉我,今年政府给的低保费又涨了40元,一个月他能拿220元。我心里想,钱虽然不多,但增加总是好事。
       从外地学习回来,看的第一条新闻就是关于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,数字很大、很显眼,“城市涨到400元/人,农村涨到220元/人”。这30年,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果,城乡面貌显著改善,但城乡二元体制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,由于城乡户口差异导致的同工不同酬、同工不同保、同县(区)不同保(障)、同命不同价等不合理的制度、政策依然存在。期望城乡差距的鸿沟能够尽快填平。

       这30年,二舅的家到城区的距离由15公里缩短到了3公里。想起二舅坐在门槛上抽烟的那一幕,我在想,这3公里还要走多久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启伟   《人民日报》(2016年3月29日 19版)